欢迎光临安康市地方志办公室! | 网站无障碍本站支持IPV6
您当前的位置:安康市地方志办公室 > 要闻动态 > 工作动态 > 正文内容

“萌”中求变 ——安康毛绒玩具产业发展观察

作者:陕西日报 陈嘉    发布时间:2022-09-21 14:05

提起毛绒玩具,你会想到什么?是那只萌态可掬的泰迪熊,还是上海迪士尼“当家花旦”玲娜贝儿……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毛绒玩具产业的潜力巨大。如今,作为全国第四大毛绒玩具生产基地,安康市抓住了产业转型的契机,在求新求变的路上迈出了更大步伐。

第六届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暨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安康主题馆展出的毛绒玩具。安康日报记者艾蓓摄

从卖产品到“卖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赶路的人们在山洞烤火取暖时,捡到了七只小小的毛团子,便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它们带回了家,日子一天天过去,毛团子慢慢长大……”

8月31日,在安康米小点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小点)的展厅,负责人朱明华拿起一只长着蓝色犄角的毛绒潮玩向记者讲述它的诞生故事。

“这是我们今年自主研发的毛绒潮玩系列‘遇见cino’,目前线上线下都有销售。”朱明华说。

端详这些可爱的小家伙,“cino”在材质上选择了硬质PVC和毛绒搭配,每个玩偶的毛色、四肢、五官都不一样,甚至面部表情、神态都有差异。不难发现,产品精准契合了当下年轻人对萌的定义,加之设计者“量身打造”的故事,让人在购买这样一只毛绒潮玩时,融入了它的成长过程,成为其长期的“粉丝”。

不同于普通的毛绒玩具,“cino”是一款将毛绒元素和潮玩元素结合的新品类——毛绒潮玩。

“我们提出毛绒潮玩这个概念,是顺应当前消费升级的一个大趋势,而且整个中国毛绒玩具行业处于转型的当口,我们必须不断推陈出新来抢占这个风口。”朱明华说。

实际上,米小点从2019年落户安康后,就一直将品牌战略作为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环节。两年时间,企业已经成功实现从代工工厂向原始设计制造商转型升级。

可以说,米小点在“安康制造”到“安康创造”的产业转型之路上,率先迈出了一步。

目前,每天有100万只毛绒玩具从安康出发进入国际市场。庞大的体量是安康培育产业的必要支撑,但外贸代加工的生存模式造成总体经济效益较低。特别是随着全球疫情反复,毛绒玩具出口受到较大影响。为此,安康毛绒玩具产业以自主创新为突破口,从卖产品向“卖故事”转变。以米小点为例,目前其产品85%以上实现了自主创新。

在安康毛绒玩具文创产业五大中心专家工作站内,毛绒玩具设计师熊燕在展示一款产品。新华社记者邵瑞摄

从出口到内销

今年是康莉在设计行业从业的第24年,也是她回到陕西的第2个年头。如今,她在安康市恒口示范区的一家毛绒玩具企业担任平面设计师。

“今年,疫情对毛绒玩具企业的影响最明显,订单量普遍有所下降。”8月26日,在陕西省安贝斯玩具科创有限公司,康莉告诉记者,6月的时候,疫情在全国多点散发,物流受阻,导致企业出现70万只毛绒玩具库存积压。

“上半年我们带着自主设计的产品参加了国内的一些展会。8月我们还参加了全国6个大型展会,包括政府采购在内,内销还是很不错的。”康莉坦言,疫情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但也是一个契机,很多企业纷纷布局新赛道,调整发展路径。

进入8月后,在安康新伟泰玩具制品有限公司,企业负责人龙武忙得不可开交。自从今年开辟了线上销售渠道后,他和新组建的营销团队每天都会有一个碰头会。

“我们企业80%的产品出口国外,今年外贸订单减少了40%以上,货款结算也比以前推迟了至少20天。外贸受挫扩内销,线下不足线上补。这也是我们专门成立这个8人营销团队的目的。”龙武告诉记者,“我们首次下达了500万元的国内市场销售任务,还优化升级了京东、淘宝、抖音等多个电商平台上的网店,销售业绩持续提升。”

实际上,疫情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市场主体寻求破局之道的同时,政府职能部门各司其职,提升服务水平,为企业纾难解困。

“企业面临的问题实际上也是我们政府要着手解决的问题。比如在交通物流、用工培训、减税降费、产业奖补等方面,我们出台了相应的措施,帮助企业积极拓展国内市场。”安康市汉滨区人社局局长罗峰说。

在安康新德润玩具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工人操作机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毛绒玩具加工生产。张璐摄

从承接东部企业到吸引国际企业

当第一批13英寸的玲娜贝儿在中国工厂下线,恐怕没人预料到这只粉色的“小狐狸”会成为中国市场的爆款产品。无论从营销策略来,还是从IP打造看,甚至从生产环节看,这都是迪士尼在中国市场的一次巨大成功。

而鲜为人知的是,包括玲娜贝儿在内的一众迪士尼IP玩偶的生产商是全球最大的毛绒玩具企业——德林国际。如今,这家毛绒玩具外资巨头将目光投向了安康。

今年6月1日,德林国际在安康投资设厂,成立了安康新德润玩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德润)。

“德林国际在毛绒玩具行业已经发展了40年,进入中国市场也已有30年。过去毛绒玩具工厂集中在中国东部沿海,现在产业转移到了西部地区,我们的到来是一种必然。”企业管理部部长韩盛宇告诉记者。

而令人好奇的在于,德林国际能够在全球贸易受挫的背景下保持较高的利润增长,甚至在疫情冲击下依然稳坐全球毛绒玩具生产商第一把交椅。韩盛宇坦言,在获取大客户的订单方面,德林国际有足够大的生产能力满足大批量的订单需求,产能遍布全球。由于规模大,采购原材料价格低,生产成本比竞争对手低,给客户提供的产品也因此更具有价格优势。

除此之外,在新德润的工厂里,记者也找到了答案。

安静整洁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埋头干活,裁剪、电绣、车缝、充棉、手工缝制、线头整理、清洁等各个工序都有质检员严格把关。

“玩具越小,对技术要求越高。小到缝合处需要多少针,大到每个玩具需要填充多少PP棉都有一个精确的标准。安装鼻子、眼睛都要求精确到毫米。”韩盛宇一边拿起一只毛绒玩具一边向记者介绍,“玩具行业是非常成熟的行业,上游客户几乎都是全球知名的公司,而我们与主要参与者都有业务往来。严格的品控也是我们能够维持长久合作的基础。即便疫情冲击,我们的订单也已经排到了2024年。”

外资毛绒玩具企业的到来,对于本土企业而言,将会是一次同台竞争的契机。“新德润的到来极大提升了行业形象。该公司对于产品和工人的高标准严要求也加速了安康毛绒玩具产业提质升级,有助于推动毛绒玩具企业健康发展。”安康市恒口示范区毛绒玩具文创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叶强说。

据悉,去年安康毛绒玩具出口额为2.8亿元,占全市出口总额的58%。小小毛绒玩具占据了安康出口的半壁江山。而随着外资的注入,安康市场活跃度将大幅提升。